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襄垣善福村发现古文化遗址图

2018-12-03 16:38:58

襄垣善福村发现古文化遗址(图)

遗址现场

陶器残片

“普查中,我们在襄垣县善福村农田里发现了一处面积达30万平方米的古文化遗址,新石器时期至汉代的文化遗存均有,对研究古人类文明具有重要的价值。你如果想实地采访,就跟随我们一起去!”7月10日,长治市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三队队长杨巧灵对讲。7月11日,和普查队员赶往善福村。普查中牵出意外惊喜这处遗址,其实是杨巧灵等人在普查一座玉皇庙时意外发现的。6月的一天,杨巧灵等一行五人来到襄垣县善福村对村里的玉皇庙进行普查,配合工作的乡里的文化员说:“这个村的村支书可是个文化人,对文物古建筑有着一份特殊的感情。”当工作队结束对玉皇庙的普查工作后,杨巧灵随手拿出前几天放在挎包里的一块陶片给村支书魏成培看。“老魏,你们村子里有见到这样的陶片吗?”“有、有,我们村里还出过彩陶和石工具呢。”魏书记回答。“是吗!”在场的队员们一阵惊喜。因为在他们现有的线索中,善福村并没有文化遗址的记录,魏成培的回答引起普查队员们的极大兴趣。虽已时近中午,但队员们还是让老魏带他们到发现陶片的地里去看一下。老魏直接就将队员们带到了村东的田间,看着一个明显是汉代的“灰坑”,看着挂在断崖上的陶片,队员们无不感到兴奋和喜悦。断土崖上3个汉代灰坑11日上午,踏着软绵绵的黄土,跟随着长治文物普查队员来到善福村东的古文化遗址发现地。只见一条深沟横贯南北,两侧为阶梯形耕地,整块遗址面积约30万平方米,长度为600米,南北宽为500多米。刚在地头走几步,就看到田埂上零星散落着的不少瓦砾,杨巧灵介绍说,这些带有绳纹的瓦片都是村民在耕地时捡出来扔到地头的。从现场看,善福古文化遗址基本为方形,遗址中部有一处断崖上挂有三个汉代灰坑,遗址西部的断崖上发现有烧土的痕迹。普查人员介绍说,红色的泥土很可能是当时烧窑的遗址。现场采集到的陶片有龙山文化的泥质灰陶残片、夏代的泥质灰陶残片及汉代板瓦等,可辨器形有罐、鬲、盆等。村民不时捡到宝贝上交据善福村支部书记魏成培介绍,早在1996年,村民冯华明在这里发现一个四矮足陶罐上交县文博馆,后被省文物局专家鉴定为国家二级文物,属新石器时期的遗物。平时村民在农田耕作时,还在田间发现有彩陶残片。在这次考古调查中,杨巧灵队长对讲,从遗址地面和地块断岩中发现了众多石器残块与陶器残片,尤其重要的是发现了仰韶文化时期的彩绘陶片。此外,在遗址东南部一条南北走向的沟地东西两侧断壁中,发现了商周时期建筑构件堆积层,从现场采集的瓦片残件看,简瓦长45厘米,宽14厘米,板瓦筒瓦正面均饰绳纹,瓦里为涡点纹,多呈青灰色,质地十分坚硬。从“七姓寨”到“善福村”采访中得知,善福村又叫七星寨、善佛村,距襄垣县城北9公里处。全村410户,1870口人,是襄垣县较大的行政村,为善福乡政府所在地。魏成培对讲,传说善福村早叫“七姓寨”,早先有苏、胡二寨,后有苗、白两寨,继而又有连、马、张家寨共七个寨子。村中的老人们口口相传,七姓寨环绕村中玉皇庙而建,形成七个寨堡群,所以才叫“七星寨”。魏成培说,“善福村”的由来,与该村寺庙有着直接的因果关系。相传在元朝时,村西北的金光寺住持好逸恶劳,伤害百姓,村民就把该寺叫成“恶佛寺”。明初朱洪武率军北伐,焚烧了金光寺,惩处了恶僧。村民为纪念此事,把村名改为“善佛村”。随着历史的演变,人们认为信仰是为了祈福,便把“善佛村”直接改名“善福村”了。■专家点评:杨林中山西省考古研究所晋东南工作站副研究员文化遗址容易遭到损坏,近年来一些农村砖瓦厂取土,一些文化遗址不知不觉就消失了。但襄垣县善福村古文化遗址保存基本完好,且面积大,文化层内涵丰富,时间跨度长,十分罕见。此处遗址的发现,又多了一份实证,证明上党高地和漳河流域是中华文明发祥地之一。它对研究善福村这个古村落的起源、发展,也有着重要的参考价值。

本报张文举

移动电玩城
硼氢化钾原料厂家
杭州大金空调维修点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