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溪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

如果阿里不再是1家电商公司

来源: 作者: 2019-05-14 22:17:59

如果提起阿里巴巴,它给人的印象不再是一家广受中国女性消费者或剁手党喜爱的电商公司,而是一家技术公司

过去半个月,我被这个问题折磨着。

前不久正式对外宣布接替王坚成为阿里巴巴团体CTO的行癫4月15日给我的答案是:我们就是一家技术公司,王坚博士曾经有个精辟的总结,外面不认为我们是一家技术公司,可能因为我们商业太成功了。

但他的回答仍然没法让我信服,这个问题还是继续困扰着我:如果阿里是一家是技术公司,如果阿里是一家技术公司,如果阿里是一家技术公司

过去几天,我流水账般的膜拜了一圈儿乐山大佛和峨眉山,沾了些仙气、浑身佛香。在这么佛光普照、修心养性的地方,我却满头脑的杂念,一直在思考两个问题,一个是如果阿里是一家技术公司会怎样,我问佛,佛说:你去问马云;另一个是,北京的龙泉寺为何突然成了红这个过去有些骂人现在被互联顶礼膜拜的职业而不是其它的佛法胜地,佛说:技术牛X啊。

很多媒体将龙泉寺称为红,为何?你看,龙泉寺里招了一群什么样的人物:禅兴法师,清华大学流体力学博士;贤兆法师,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贤威法师,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博士;贤启法师,清华大学核能和热能物理博士;贤庆法师,北京大学哲学系研究生正是这群大牛用技术和互联思维让龙泉寺莫名其妙就成了红。

这些学霸帮龙泉寺实现了指纹门禁,还开发了挂单管理系统、慧海佛教百科数据库等,甚至有自己的动漫制作中心,比互联公司还互联公司。龙泉寺还研发了一款VR APP,你可以用它体验龙泉寺的风光、了解寺院布局、还能身临其境感受佛堂早晚课和寺院氛围,据说这款App体验非常好,比所谓的VR创业公司做得还好。

不仅如此,龙泉寺还推出了一款萌死人不偿命的贤2机器僧,让国内的那些所谓的人工智能创业公司推出的所谓机器人黯然失色,这个萌萌的家伙会说一堆让人大彻大悟、富含哲理的话:

问:你父母是谁?

贤二:好搞笑,机器人怎么会有爸妈?

问:我不开心。

贤二:你自己不开心,别人有什么办法?

问:什么是爱情?

贤二:爱情,是自己的我执得不到满足,是他人的烦恼与自己的烦恼相撞了。

问:我不想工作。

贤二:不想饿肚子的话,有个差不多的工作就好好干。

问:我想死。

贤二:别以为世界上就你一个人惨。

问:人生的意义是什么?

贤二:我师父说,人生的意义就是帮助更多的人离苦得乐

开发出这么有趣的机器人的寺庙能不酷吗?今年,人们不约而同的用酷来标签化一个企业。虎嗅上有一篇转载自公众号:李叫兽 《苹果、小米、FB这些品牌,为何现在不酷了?》的文章分析得精辟,文中说,

那末所谓的酷,其实就是当一个人面临某个与常规不一致的事物时,产生的积极主观的感受。

周围的同学要末就很懒惰成绩不好,要末就拼了老命学习才有好成绩,而王二狗整天不努力学习,也回回考年级(与常规不一致),我们觉得他很酷。

好了,如果我们理解了这一点,就可以接受下面两个重要的关于酷的结论了:

结论1:如果品牌形象与常规不一致,消费者就会感觉到这个品牌是酷的,而且即使消费者不熟悉这个品牌,也依然存在酷的感觉。

结论2:与常规不一样虽然能让人感觉到酷,但这是有条件的。研究表明,只有当品牌违背那些不合理却依然存在的常规时,消费者才会感觉这个品牌很酷。

以此推论,如果苹果公司有一天突然不仅卖各种iPhone,还搞起了水果批发;如果百度给人的印象突然变成了社交公司,而不是技术见长、搜索牛逼、卖广告的公司;如果腾讯突然变成了电商,而不是一家社交属性突出的公司;如果阿里巴巴给人的印象突然变成了一家技术公司,而不是一家电商他们将变得多么有趣、多么酷。

对阿里而言,正面的一个学习的例子是谷歌,谷歌为何那么酷?AlphaGo、波士顿动力学机器人、谷歌热气球、无人驾驶汽车提到谷歌,没几个人时间想到它的搜索业务。

美国当地时间4月28日,在谷歌CEO Sundar Pichai执笔的一封谷歌创始人公开信中说:

对我们而言,技术,绝不仅仅是我们创造的设备或产品,因为那并不是目标。技术,是一种民主的气力,它所提供的信息,便是力量之源。而Google正是这样一家信息公司,成立至今,始终坚守初衷,从未改变。同时,人们对信息的运用,也不断给我带来欣喜与启迪。

而提到阿里巴巴,人们想到的是,这是一家电商,并且它一直被淘宝假货所困扰,即便马云屡次提到靠大数据等技术手段打假,但是人们仍然将之贴上电商的标签,阿里认为自己的商业模式太成功了。

商业模式太成功了!这恰恰是马云和阿里巴巴面临的的问题。

4月15日,阿里巴巴在清华大学弄了一场技术论坛,此前已举办过6次,次选在了斯坦福大学。在这场技术论坛上,阿里巴巴集团技术委员会主席王坚在回答一名清华大学生发问时说:阿里跟Google的竞争,实际上就是清华北大跟斯坦福的竞争,当然没有说其它北京高校不重要,只是想表达一个意思这个社会需要的人去做挑战的事情。

该技术论坛与其说是在跟大学生们展现阿里巴巴对技术的态度和愿景,不如说是阿里的校招,论坛吸引了北京各大高校的学生蜂拥至清华。

阿里似乎在努力让自己的电商基因里多一些技术含量,所以我们看到,阿里云栖大会一年在全国各地办好几场,除大本营杭州,还上海、深圳等地,这无疑为阿里展现技术实力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

根据1月28日阿里巴巴公布的2015年Q4财报显示,该季度阿里云收入8.19亿元,同比增长126%,连续三季度同比翻倍增长。但阿里云的营收仅占阿里该季度345.43亿元营收的2.4%,微不足道,多算是锦上添花。

另外,跟营收相比,阿里巴巴更喜欢提去年实现的3万亿GMV和双11的创纪录交易额。这是一把双刃剑。

无论是阿里云,还是蚂蚁金服旗下的支付宝,这些技术的运用更多的是为淘宝和天猫提供技术支持,这跟谷歌通过不懈努力,致力于让技术能够服务于每一个人的愿景不太一样。

不可否认,阿里正在扭转给人的印象,它正借助YunOS拓展业务的边界。王坚称,YunOS操作系统去年实现了4000万的激活量(目测主要贡献是魅蓝),并且要在2016年突破1亿部。去年的杭州云栖大会上,阿里还展示了搭载YunOS的智能手表。王坚还透露,今年9月份阿里巴巴将与上汽合作上市一款搭载YunOS操作系统的汽车。

除了借助YunOS涉足智能、汽车行业,阿里还积极拥抱时下任何一个新兴的技术热词:可穿戴、人工智能、VR等等。前不久,阿里8亿美元领投了AR创业公司Magic Leep,王坚表示,我们很少会考虑直接对我们今天业务影响,这个也是美国投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阿里发展到了今天的阶段,需要有前瞻性的思考和布局。

与王坚的解释不同,行颠在回应阿里对VR行业的态度时表示:我们在关注VR是否会对电商体验产生根本性的变化。在他眼里,VR需要为电商业务服务。

谈到技术创新,王坚则表示:我们讲技术创新,你只要是技术创新,你一定要明白这个事情,99%是要被骂的,你一定要有这个心理准备,你如果觉得做这个创新,如果十个人里面,每个人都觉得这是创新,那一定是完蛋的,被骂并不一定是坏事情。

阿里的云计算不是为了跟亚马逊去竞争,更多的是我们的云计算是要跟从十九世纪初就代表了美国先进技术产业、像IBM这样的公司以及它所代表的那一个时代的竞争。跟美国一家公司去竞争,只能代表你比他做得好一点,你不能代表真正意义上的创新。如果你是跟一个旧的时代竞争,这是真正代表创新。王坚谈跟亚马逊在云计算业务上的竞争时表示。

说一个有趣的事情,在4月15日的那场技术论坛结束后的媒体群访环节,媒体们一个劲儿发问王坚,而新任CTO行颠成了被遗忘的那个人,在一边发呆。,当我问行颠是不是考虑建议马云让阿里巴巴转型成为一家技术公司时,他有些急、言辞间有些不悦:我们就是一家技术公司,我不想太多地提双11,但这么大的量没有经历过,很难感受。好比没有做过12306,你是不知道他们的技术痛苦的。双11那天晚上,海量用户同时上来,1秒钟买14万笔但好像很顺利没什么感觉,我们的目标就是要让用户无感。我跟工程师们说,技术这个东西不是说有很漂亮的内裤非得穿到外面来,舒服就可以了。

从他的回答来看,阿里巴巴还是愿意做一个大家心目中的电商企业,他或许应当摒弃电商思维来推动阿里巴巴的技术和云计算业务。当阿里巴巴不再是一家以电商为导向而是以技术为导向的公司时,才是它真正变酷的时候。

治疗盆腔炎吃什么药
宫颈炎有哪些症状
宫颈炎治疗办法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