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溪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

双11里的操作系统后摩尔定律时期新型驱动

来源: 作者: 2019-05-14 22:24:53

前晚10点多,也就是距离双11数据截止前一个多小时,逍遥子照例面对夸克点评等媒体答疑。

当再度听到他提阿里巴巴是一种商业操作系统时,我突然莫名想到IT工业底层发展驱动力之一摩尔定律。我觉得,两者之间不但有种结构化的相近,更有接续的驱动力转换。

摩尔定律与阿里操作系统结构对比

瞬间触发我思考的,是他这段表述:

每个领域都有一些竞争对手,但阿里巴巴是非常独特的我近提得比较多,我说阿里巴巴的商业操作系统是什么,就是横向的这些东西加在一起,包括触达消费者、触达用户,包括这些消费品类的经营阵地,所有加在一起,构成一个阿里巴巴商业操作系统,在这个层面、这个视角来看,我们是非常的,全球也没有这样一个公司,有这样一个商业操作系统

结构化对比的基础,在以下几个层面:

1、摩尔定律是每18个月升级,双11则是每12个月升级;2、摩尔定律强调了一个周期内单位面积上集成晶体管的数量增长一倍。逍遥子借双11描写的操作系统,则更像单位时间内集成的横向的商业要素愈来愈多,越来越复杂;3、摩尔定律强调说,升级之后,价格不变。而双11每年都是剁手的实惠狂欢。

我现场提给逍遥子的问题,表达有些模糊,这里稍微理一下,其实有两层:

1、摩尔定律驱动了IT工业升级,整个PC甚至互联业的蔚为壮观,都受益于这一气力。如何理解双11与阿里操作系统的商业驱动力;2、就像晶体管不断集成终会遭遇摩尔定律危机,阿里商业操作系统有无自己的边界。

逍遥子强调,阿里是一个社会化合作的大生态,双11则是呈现它的一个例证。

我记得,去年双11我说过共振,双11就是共振带来的结果,当社会化协同能够发生一个正向的、良好的共振时,它能带来多大的功效和价值、影响力,双11是这个时点(例证)。逍遥子说。

但他同时表示,双11不是单位时间内的共振与协同,如果没有平时共振,在一天共振起来很难产生。所以,虽然表象是单位时间集成了许多商业元素,产生了巨大的化学反应,但它不是孤立的单位时间,而是一个剖面,而且一直在产生。

只是在剖面上停留了这么一个时间,就像停下来喝杯咖啡,能够想起很多前世今生的事情一样,剖面是一个Reflection,把每天产生的很多事情反应出来了。他说。

相当从容、精彩。共振、化学反应、剖面、Reflection4个词,揭露了双11与阿里日常运营尤其日销形态之间的辩证关系,以及阿里商业操作系统的价值。

没有日复一日的生态构建,没有日销形态的平静累积,双11不可能产生。后者只是阿里生态每隔12个月在一个剖面上的璀璨共振。2135亿背后,不过是过去19年积累的注脚。

但剖面共振、化学反应的基础,仍有力量的渲染,那就是一种规则。它对应着逍遥子说的阿里商业操作系统。

操作系统里的游戏规则

商业操作系统,是逍遥子今年9月于阿里投资者日上提出的概念。它是迄今为止阿里团体对本身生态相对清晰的定位与描述。

你知道,多年来,阿里曾用开放平台、生态体系等描述自身。规模小时,不成问题,当阿里成了庞然大物,组织、业务日益复杂后,认知迷雾就容易生发种种问题。除了竞争话题外,乃至持续被嫁接到政经世界。

阿里形象一度被扭曲,马云遭遇泛政治化拷问,除竞争与监管被人操作外,也跟阿里的自我解释与外界认知差异有关。

过去几年,阿里做了大量加法,生态走向繁复。尤其是新零售概念落地进程里,资本动作频繁,外界对它的认知开始模糊起来。

去年某日我特意问过逍遥子,如何清晰描绘阿里形态与商业模式。他说,想准确地描绘出,是不可能的,它远没有定型。说到未来想留下一个怎样的阿里时,他说,如果还是电商+文娱形态,会很遗憾。

这传递了变动周期阿里形态演变的可能性。

但我能体会到,逍遥子并非不在意或不注意描述。要知道,阿里是一家挂牌美国的上市公司,这个足以影响海外投资者对阿里的认知。

去年投资者日,阿里用一等式即alibaba=google+facebook+amazon描述自身,很直观,有利于捕捉阿里的多样性、多面性,尤其底层数据的竞争力,但很难让人体会到生态体系的基础价值。

商业操作系统则是一个非常清晰、容易理解的表达。

不过,我还是觉得,可能限于采访与口语随机表达,逍遥子上述的解释,尤其是从横向商业要素协同、共振角度谈,单薄了些。今年投资者日上,他的PPT里,相对完整。

我对阿里商业操作系统的理解,可能比逍遥子描写得还要多一些。

传统IT视野下的操作系统,介于硬件方案(尤其服务器)与中间件之间,然后上层则是各种应用。若你对比阿里商业操作,会发现它的竞争力:

1、丰富、多元、完整的运用层。

电商、本地生活、金融、文娱、健康,还有你容易忽视的菜鸟们的2C一面。这个方面,国内每个领域都有对手,但没有一家类如阿里这么完整的。这也是逍遥子上面提到的横向的商业要素。

2、操作系统与中间件。

相对完整的基础设施要素,蚂蚁尤其支付宝、菜鸟络、云计算,和进一步归约到底的数据与技术等。

其实还有更多。别忘了,阿里有真正意义上的独立的YunOS系统,更有开始布局的平头哥。两者未来有望成为数字经济时代微观的支持平台。

还有一个提示,通常来说,操作系统底层调动硬件,上中间件关联,承载着无数的应用,触达行业与大众生活。阿里的底层,通过菜鸟、数据中心直接关联着物理的形态,而运用层面,新零售线上线下一体化的形态,同样不是虚拟的。

这个商业操作系统,不要说中国,就连全球,也都是的存在。

固然,它离不开合作伙伴,除了我们直接感知的应用层,就是用户、无数的中小企业,还有每个环节都开放合作的技术或方案合作方。阿里与它们一起,共同驱动着全部商业社会的发展。

这里我们用了驱动,不要觉得夸大。你需要意想到,阿里高达6成的电商市占、对中小企业的覆盖率以及庞大多元的用户群价值。

内贸如此,一个外贸的数字一样有点震撼。逍遥子透露,来自海关的实时报统计数字,双11当天,天猫国际占据了全部通关量的70%。

这是实打实的数字。他强调说。

如此高的内外贸市占比例之下,这个庞大生态,不管常态日销还是双11,它的运作,几近就是一种事实性的行业标准与规则。

标准与规则恰恰是操作系统的价值之一。想一想windows左右多少资源,不要说运用层面,就连部分硬件都要适应约束。谷歌安卓更利害,足以左右硬件标准。比如,去年炒作全面屏,不要以为独立搞屏就能装载安卓,后者对屏幕尺寸都有具体约束。

阿里作为一种商业操作系统",就有定义商业标准、游戏规则的功用。

不要觉得我是在蛊惑什么。2014年双11结束后,马云说,未来,阿里要制定全球电商游戏规则。

他后来没大提。我的理解是,除多少有点敏感,那周期,阿里商业形态、海内外生态体系特别基础设施构建,远不够完善。

4年后,逍遥子提出商业操作系统",则有阿里团体本身在商业模式、生态体系、发展路径、文化等层面的自信。相比马云的表达,逍遥子的说法更清晰、形象,也显得更中性。

后摩尔定律时期的新型驱动力

唠叨有点远了。回到文章开头,体会一下阿里商业操作系统与摩尔定律另外一重差异。

摩尔定律是个模糊但有力的描述。没有芯片演进,整个IT乃至互联业都不可能有如此壮阔表现。但本日摩尔定律已近停滞,英特尔仍未越过10纳米天王山。这里面有微观世界挑战。更有行业乃至整个社会发展的驱动力转换原因。

摩尔定律已变身普通经济规律,芯片工业仍重要,但在产业价值链上,已不像过去那样足以左右整个链条命运,它的权利已被分流。许多商业创新,杠杆效应更大。

过去曾有梅特卡夫定律,描述络范围的乘数效应。但背后仍还建立在人口红利基础上,并没触及广泛的商业生态与社会演进。

阿里双11、阿里商业操作系统,所展现的商业要素集成、协同、共振局面,正是后摩尔定律时代一种更大范畴的新型驱动力。这类驱动力转换,不但进一步打破了摩尔定律时代产业链利益失衡,让技术下移,普惠中小企业与社会大众,也打破了商业社会运作壁垒。

2016年,面对双11,我曾写过这么一段:迄今为止,人类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哪一个单一组织具有阿里这种兼顾全球各种商业要素的能力。双11,它让整个社会各种资源活动起来,高效撮合了需求。可以批评阿里种种不完美,但它无形中重塑着全球商业社会的规则,让它走向更民主,更高效,这点确切无可争议。

两年之后,我仍然坚持这判断。事实上,今年上半年炒作操作系统话题时,我也曾说过,阿里更像一种操作系统。阿里双11展示出来的内外协同,隐含着阿里商业操作系统面向未来的运作规则,比马云当年说的电商游戏规则要丰富。这是数字经济时代商业发展的内核力量。

规则的边界与新动向

至于操作系统协同商业元素的边界问题,当然需要逍遥子的答案。

他说,双11是阿里对社会、合作伙伴的一种感恩,如果没有伙伴,阿里不可能打造今天这样双11。双11已是属于社会的双11。

阿里形成的生态已经是社会化大平台、大生态,你很难讨论边界这样的问题,它是一个自然衍生演化的。我的观点是,终究能不能为社会创造价值,能不能为用户创造价值,为客户创造价值。如果能,这个演化就能自然产生,所谓突破边界就能自然发生。如果你不能,你自然就被阻挡住,不用刻意讨论是不是跨界。像阿里这样的平台性企业,很难定义边界,因为它就是一个社会化平台、社会化生态的反应。他接着说。

这其实也是对阿里生态与操作系统价值的解释。

不过,,我还是要围绕逍遥子的理念补充一些自己的趋势判断。

1、商业操作系统的描述里,有阿里国际化的动向。

由于,这个概念比较中性,淡化了意识形态的色彩。这1外部环境变化的周期,逍遥子提出这概念,可以判断,阿里新一轮国际化,将更加重视底层基础设施的布局。

有个角度异曲同工。前不久,我听过美国印裔学者Bhu Srinivasan 在TED上的演讲,他说,资本主义不是一种意识形态,而是一种操作系统。我也读过他的一些文章与书评,他应该是在为当代资本主义辩解。因为2008年经济危机后,一度盛行资本主义终结论。资本主义是一种操作系统的表达,其实也是淡化意识形态,立足底层的规则向外拓展。

二、逍遥子关于边界的回答里,我认为,有阿里新的商业形态动向。

目前还不敢判断,但2019年,逍遥子将上任阿里集团董事局主席职位,我们相信,他一定会有新一轮的顶层设计。这个出色的,引领着行业理念的革新,并靠着强大的执行,将许多目标变得精益化,路径清晰。

至于2019年及以后的双11,一定也会有新的变化。我乃至预判,阿里可能会淡化每一年双11的GMV,增加其他更多生态维度指标。因为,纯粹的双11GMV数据,不但已经审美疲劳,也无法真正反应一个商业操作系统的多元价值。此外,这1周期,一个2135亿数字背后,还有些为难:同比增幅已经弱于去年,它能让人一窥短时间中国经济形势的不利。而它也是视察阿里团体财报话语风向的指标之一。

在我看来,双11的商业驱动力,早已超越阿里操作系统概念。我们看到,许多街头商家即使没有落户阿里平台,同样闪烁着双11的文化符号。阿里理念与文化的影响力,比纯洁的规则还要伟大。

,想说,不管外界多么晦暗,有多少不确定性,我仍认为,这不过是周期反应,反而会给阿里这类生态更大参与机会。过去19年,它完整地经历了波互联泡沫危机、金融危机,均获成长。而区域国家或地区早已意识到数字经济的价值,当许多海外政要不断与马云同框时,阿里这套商业操作系统,已经具有更广更深的渗透机会。

月经量少食疗可以吗
痛经手脚冰凉怎么治
月经推迟经量少怎么调理

相关推荐